粉红经济很热闹,但它也仅仅是个开始而已

2016年11月24日 15:47 来源:南方周末 编辑:阿福
点击(53

粉红经济很热闹,但它也仅仅是个开始而已

“当90后成长起来,找到足够多的自我认同后,自然就会爆发。深圳贷款现在,我们得先帮她(他)们扯起旗帜。”——女同App“乐do”创始人

“人们对同志的包容度是在提升的,包容度到达一个点,一定会刺激这个产业爆发。我比较关心在这个市场下,我的团队如何能够胜出。”——粉红经济投资人

专车司机老黄扶着方向盘,堵在缓行的长龙间,用浓重的上海口音说:“是公司在做什么活动吗?”

一夜之间,一款叫车软件给地图上的车辆图标都铺了一层彩虹底色,司机们却摸不着头脑。不是每个人都知道,彩虹代表的是同性恋人群。

这天之前,2015年6月26日,发生了一件不仅是和同性恋人群密切相关的大事: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合法。在中国,这立刻搅起了互联网端“彩虹营销”的一场狂欢——

天猫的logo:那只黑猫被换成了七色猫;海尔放出彩虹冰箱海报,广告词“个性生活,如爱多彩”;TCL手机上在七彩屏保上宣告“活,就要出彩!”百度地图、优酷、拉勾等新媒体也在这场营销大战中积极站队。

事实上,这样的营销方式并不新鲜。过去一两年间,敏感的商人早将触角探入彩虹领域:2014年10月,当当网CEO李国庆在微博上晒出一张男男牵手的海报,文案是:“我怕有色眼光,但我敢认真去爱,敢做敢当当。”但这张海报最终未在任何官方渠道使用。音乐App“唱吧”也抛出过同志广告:“不能说的,唱吧。”2015年6月,淘宝网还资助了7对同志情侣赴洛杉矶结婚。

上一回,人们如此大张旗鼓地谈论“粉红经济”,是2014年10月苹果CEO库克出柜。库克出柜第二天,中国最大同志交友软件blued的CEO耿乐,对外发布了“blued”B轮融资3000万美元的消息。

耿乐也许是第一个把“粉红经济”带入中国的人。2011年开始,他就在微博上乐此不疲地贩售“粉红经济”概念。而“彩虹”“粉红”并不单指同性恋,事实上,这是一种基于LGBT亚文化人群兴趣和需求的经济细分。

所谓LGBT,是国际通用的对女同性恋(Lesbians)、男同性恋(Gays)、双性恋(Bisexuals)、跨性别者(Transgender,即男性的心理认知是女性,女性的心理认知是男性)等亚文化群体的合称。

一般认为,人群中大致有5%的LGBT群体。也就是说,中国可能有7000万的LGBT人群,相当于全部英国人口。而同志人群,在许多人眼中,是“高薪”“有品位”的代名词。这些正是专车、冰箱、手机、虚拟软件愿意将自己“彩虹化”的原因,也正是耿乐可以获得3000万美元投资的原因。

身家暴涨之后,耿乐常被邀请参加各种演讲。他往台上一站,总是这样开场:“我是同性恋。但你们千万不要小看我。我的公司值1.8亿元人民币,你们见过这么多钱吗?”

这可能并不仅仅是一个玩笑。“在中国有很多做事的方法。你可以每年提交同性婚姻法议案,也可以进行社群运动,我就是想让大家看到同志群体强大的经济能力,让普通人不能小瞧我们,让政府认识到我们的价值。”耿乐解释。

“别出现黄色暴力反动内容”

耿乐着实过过几年东躲西藏的日子。那时他还是秦皇岛的一位人民警察。

2000年,耿乐创办“淡蓝网”。2007年底,“淡蓝网”经历了一次网络严打。耿乐去找有关部门理论:“我们不是黄色网站。”“但是同性恋违反社会公德。”对方回答。耿乐十分生气:哪条规定说同性恋违反社会公德了?对方不再回应,但强硬地关闭了网站。那段时间,耿乐把服务器在几个城市间换来换去,总觉得像做贼一样不光彩。

2008奥运会某种程度给LGBT群体带来不少好处。为了展示北京的包容,新华社专门撰写英文报道,介绍北京最大的同志酒吧“目的地”。

那之后,耿乐决定去北京试试。2009年,他战战兢兢到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接待的女警察告诉他:“你要还没做,就别做了。像你们这种网站,管理部门都会拿着放大镜找问题。你要是非得做,那就一定要管好,别出现黄色暴力反动内容。”耿乐立即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我们肯定不会搞那些东西。”

服务器成功挪到北京。耿乐也因此辞掉了秦皇岛警察局一个副处长的职位。2012年,他把“淡蓝网”搬到了朝阳区。

不久,朝阳分局派来两个警察,第一句话是:“同性恋在中国是不是合法,现在政府都没个结论。”耿乐压抑住心中不满,嘿嘿一笑:“当然合法。”然后讲起了自己16年在柜中(注:同性恋隐瞒身份称之为“在柜中”,公开身份为“出柜”)的警察生涯。一个酸楚的故事,加上“老同行”的亲切关系,两个警察听着听着,语气就软了。

2014年,“blued”融资1.8亿的消息放出后不久,天津卫视求职节目《非你莫属》邀请耿乐加入,成为现场boss团一员。节目内部一直没有达成共识:找这么一个企业的CEO,不会有问题吧?但导演还是执意支持他上了节目,“想突破一下”。

耿乐外形微胖,小平头、眯缝眼,从外表到举止,都跟人们对于男同志“娘娘腔”的刻板印象相去甚远。节目刚开始录,同席的大佬还对“同志”这个词敬而远之,问他:“耿乐,你不是同志吧?”“我当然是了。”耿乐回答。对方明显不自在起来。

几期节目过后,大佬们和耿乐越来越熟,也不再觉得同志古怪。耿乐说打算在北京办一个同志招聘会,几位大佬纷纷应承:“我肯定去。”

有些尴尬是摆不上台面的。耿乐给选手留了灯,选手却把耿乐的灯灭了。节目录完,这位选手给耿乐发短信:“耿老师,对不起。其实我也是同志,我是为您才到这个节目来的,但我实在没有勇气走出那一步。”

(原标题:粉红经济很热闹,但它也仅仅是个开始而已)

  
文章关键词: 粉红经济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