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金行业遭遇最强监管年 存活网贷平台或不足一成

www.bazhongol.com 2017-01-11 10:37 来源:互联网 编辑:李维
点击(

互金行业

“今年,检查一波接着一波,数据上报一轮接着一轮,我一直在琢磨怎么在过渡期内把平台业务调整至合规。”位于上海的一家互联网金融(以下简称“互金”)平台负责人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监管层要求互金平台只能做小额贷款、必须接受银行存管,99%平台都得对业务进行深度整改。

据网贷天眼数据显示,截至12月26日,网贷平台累计5354家,其中问题平台达2710家,仅今年出现的问题平台数高达1760家。这意味着,已经超过五成平台遭淘汰。业内人士指出,监管层加大力度严肃整治,互联网金融行业向良币驱逐劣币的新阶段进发。

整治 互金行业遭遇最强监管年

“今年可以称得上是互金行业的最强监管年了,这个说法毫不夸张。”人人聚财CEO许建文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从上半年展开的非法集资专项整治,再到下半年多部委频发各类互金监管政策,行业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大洗牌。

今年4月,国务院印发了《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随后,各部委又就网络支付、网络借贷、网络众筹等细分领域,进一步向下传达。

8月,银监会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为网贷平台设立了借款上限、银行存管等多条限制,平台被套上了监管“紧箍咒”。其中,借款上限要求同一自然人在同一网贷平台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20万元,在不同网贷平台借款总额不超过100万;同一法人在同一网贷平台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100万元,在不同网贷平台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500万元。银行存管则要求,网贷机构应当选择符合条件的银行业金融机构作为出借人与借款人的资金存管机构。

紧接着,10月,国务院办公厅公布《关于印发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提出加大力度整治非法集资、自融自保、期限错配、期限拆分、虚假宣传、虚构标的等违规违法行为,并提出互联网金融应透过表面判定业务本质属性、监管职责和应遵循的行为规则与监管要求,华夏1号采取“穿透式”监管办法。

11月,银监会联合工信部、工商局联合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备案登记管理指引》,要求网贷平台须备案登记,即实施“备案制”。

互联网金融监管形成立体式防控,其监管目的非常明确,即打击违法行为、整治行业乱象、搭建防控体系。

洗牌 存活平台或不足一成

《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发现,专项整治、额度限制、银行存管对平台发展影响最大,也将对现存平台形成更大的挑战。公开数据表明,超九成平台将面临业务方面的加速整改。

仅以银行存管为例,据盈灿咨询不完全统计,截至12月9日,仅有166家网贷平台与银行签订了资金存管协议(不含前期谈判、协议签订中),其中,正式上线银行直接存管的平台仅75家,占运营平台比例约3%,这也意味着97%的平台目前还不符合银行直接存管的监管要求,还需进行业务整改。

事实上,银行存管被定义为目前网贷平台合规的最大障碍。据了解,网贷平台的银行存管,审批流程长,手续繁琐。金投手资产总监吴铮表示,从技术层面分析,由于银行技术开发排期较久、对接一个平台至少需要两个月,而且银行的存管体系与互金平台的适配度与第三方支付相比尚有差距,这也有待进一步磨合。

“另外,银行不希望过多为网贷平台‘背书’,目前多数银行仍以观望为主,提高网贷平台的银行存管覆盖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合力贷CEO刘丰说道。

除了银行存管,专项整治对互金平台的影响也颇大。总体来看,互金平台大致可分为合规类、整改类、取缔类三档。“其中,专项整治的目标对象就是‘取缔类’的平台。专项整治查处了那些具有资金池、自融的互金企业,并遏制行业中普遍存在的不实宣传、高息揽客、信息不透明等现象。一些严重不合规、已经触碰了相关法律法规,并且没有整改必要的平台在专项整治中被洗牌出局。”许建文说道。

关于网贷额度限制对行业的巨大影响,网利宝CEO赵润龙分析称,过去几年的发展过程中,网贷已经从最初的个人间借贷,演进到企业借贷、保理、房地产抵押、供应链等各个领域,其中大额借贷占据了不止半壁江山。新规一出,且不说新增业务,现有超限额存量将如何消化就极具挑战,这意味着在一年过渡期内,网贷行业需要抽回至少5000亿贷款。

由此看来,银行存管、专项整治、额度限制等政策正规范着野蛮发展的互金行业,“2000多家平台在经过未来深度洗牌后,能留存下来的或将不足一成。”许建文说道。

转型 细分领域有望成新蓝海

随着行业风险的暴露以及监管的有力整治,从业者普遍认为,互联网金融“劣币驱逐良币”的时代将终结。

高搜易CEO陈康表示,互金行业在发展过程中,曾因为门槛太低,一度造成“劣币驱逐良币”,大量不具备金融背景和优质底层资产的平台浑水摸鱼,搞乱了市场。随着监管和合规性要求的逐渐严格,实际上抬高了互金行业准入门槛。未来,良好的股东背景和规范经营将变得更为重要,劣质平台将被迫出局,行业面临出清,优质平台将迎来更大更好的发展。

农发贷CEO杨世华认为,互联网金融本身具有创新的形式,但由于在发展初期缺乏相应监管,加上行业自律水平堪忧,尤其是一些伪互联网金融平台的出现,让这个行业屡屡“背黑锅”,以致于在社会公众面前,P2P一度被打上了负面烙印。

在爱钱进CEO杨帆看来,经过行业整治后,企业生存环境将得到净化,也有助于投资者更加客观、清晰地看待互金市场,而不是一味追捧高息,投资者后期将逐渐向专业的平台转移,由此给行业带来愈加明显的“二八分化”。

业内也普遍认为,在即将到来的2017年,互联网金融将逐渐向多条细分领域进行深度发展。尤其根据限额要求,大多网贷平台已经在向汽车金融、消费金融、农村金融等方面转型。

以汽车金融为例,据盈灿咨询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9月底,全国至少有1136家P2P网贷平台涉足车抵贷业务,涉足汽车金融的网贷平台已近五成。预计2016年我国互联网汽车消费金融市场规模可达9000亿元。

中国社科院牵头编制的《中国“三农”互联网金融发展报告(2016)》指出,我国“三农”的金融缺口约为3.05万亿元。杨世华认为,从传统分散经营逐步转变为规模化生产,农业生产者面临的“融资难、融资贵”这一痛点将被急剧放大。未来,新型农场主需要更多借助金融和资本的力量进行市场化、专业化运营,农村金融的需求巨大,对于金融机构而言,这是一个待发掘的蓝海市场。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文章关键词: 互金行业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