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财经 妈妈 体育 家居 汽车 科技 游戏 房产 旅游 健康 女性 娱乐 教育 美食

成都奇怪诊所停业 深喉起底医院“串串”江湖

2016年11月23日 09:23 来源:成都商报 责编:张小雪

成都奇怪诊所停业 深喉起底医院“串串”江湖

成都奇怪诊所停业 深喉起底医院“串串”江湖

新友谊诊所负责人钟世全提供的《联合办医协议》实质上是承包性质,这是吊销该诊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关键证据

新闻回放

奇怪的诊所与奇怪的“名医”

这是一家举止奇怪的诊所,不接收正常病人,只接诊被一些男女从华西、省医院等大医院带来的求医者,药价异常高昂,比市面上的药价贵出很多倍。而坐诊的只有一位号称名医的医生“王建平”。但在面对执法人员时,坐诊的“王建平”竟然夺门而走,而诊所负责人钟世全提供的执业医师资格证上的王建平并不是他。后来,真王建平也现身否认自己是华西专家……成都商报近日连续曝光了成都市金牛新友谊诊所的种种怪状,随后金牛区市场监管局、金牛区卫计局、金牛区公安分局执法人员赶到诊所展开了调查。

“事情都这样了,我说实话,诊所是承包给其他人的,我疏于管理。”昨日,在确凿的证据面前,曾向成都商报记者咆哮“钟某人从来不坑病人”的钟世全终于安静下来。

昨日,金牛区卫计局、市场监管局和物价局再次联合执法,对新友谊诊所展开进一步调查。金牛区卫计局执法大队大队长袁山军称,根据目前掌握的证据,已要求新友谊诊所停业,其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将被吊销。也就是说,这个“歪诊所”已经关门。而假冒王建平行医的夏江河涉嫌非法行医,或面临最高10万元的罚款。

诊所负责人:挂研究所的牌子为让患者更信任

工商资料显示,成都新科技中医药研究所在青羊区注册成立,但招牌却出现在金牛区一环路西三段22号的新友谊诊所。不过,11月21日下午,钟世全默默将“成都新科技中医药研究所”的牌子摘掉,“从2009年成立至今,没有任何研究成果,之所以挂在这儿是为了让患者们更信任。”

“都这样了,我就说实话吧。”钟世全拿出两份《联合办医协议》,本次涉事的“内科”共有二楼、三楼办公室各两间,从2013年开始租赁,“场地使用费每月8000元,第二年起,在第一年基础上每月递增10%。”

当成都商报记者问及是否了解二楼负责人雇人从华西医院“带”病人来诊所开高价药时,钟世全一脸无辜,“我真的不知道。以前博医堂中医药研究所的牌子是他们的。”

“已经和他们解除协议,终止合作,不会再让他们在这儿骗人。”钟世全依旧戴着耳机,一脸认真。

他假冒王建平行医 或面临最高10万元罚款

11月21日早晨8时37分,看到执法人员上门,假冒王建平行医的夏江河脱掉白大褂,匆匆离去。

此后,在金牛区卫计局执法人员的多次追问下,夏江河才承认自己没有注册在新友谊诊所。但是当执法人员多次询问其有无执业医师资格证时,夏江河顿时沉默。

金牛区卫计局执法大队大队长袁山军称,王建平本人确实有执业医师资格证,如果警方没有认定他对医托行骗的情况知情并参与分成,确实没有办法处罚。

而夏江河如果没有取得执业医师资格证,擅自代王建平坐诊,则涉嫌非法行医,“因为情节严重,行为恶劣,导致了不良后果,所以会从重处罚,最高罚款10万元。”

“钟世全提供的《联合办医协议》实质上是承包性质,这是吊销其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关键证据。”袁山军称,接下来金牛区将整顿全区诊所,防止类似问题发生。

此外,成都商报记者在药业公司销售清单上看到,目鉴牌复方氯化钠滴眼液实价7.15元、双耳牌银耳孢糖胶囊10.5元,天宏牌增抗宁片11.5元。5盒双耳牌银耳孢糖胶囊、5盒天宏牌增抗宁片、1盒目鉴牌复方氯化钠滴眼液实价仅117.15元。

但新友谊诊所却向患者卖出了1234元。

“拉过去一个人,他们至少分50%”

昨晨6时,新友谊诊所没有像往常一样按时开门。两小时后,在金牛区市场监管局、卫计局和物价局联合执法人员的催促下,诊所负责人钟世全才赶来。虽然诊所已停业,但仍有病人被忽悠来。此前,成都商报记者暗访一周,接触到的十余名患者也全部是被人从华西医院忽悠来的。

那么,“送”他们到新友谊诊所的“热心人”到底是一个什么群体?与医院“串串”们打交道近20年的“深喉”,向成都商报记者揭秘了华西医院附近的这个“串串”江湖……

群体

“专职、兼职加起来至少200人”

在黉门后街与电信路路口的人行道上,吴伟(化名)用目光扫视着周围的人群。“博医堂是骗人的。”吴伟对新友谊诊所的骗局了如指掌。

“他们利用医托演双簧,一唱一和,说那边有华西的专家,然后把人骗到歪诊所。然后开些冲剂、草药之类的药,两三百块的药要你几千。你说坑不坑!”说起新友谊诊所的骗术,吴伟的声音突然提高。

“你看,那个坐在电马儿上的、那个手上拿着‘住宿’的,还有那两个闲聊的,都是串串。”吴伟指着电信路南侧树荫下的几人说道。

吴伟说,“串串”分为专职和兼职,“常驻”华西医院门诊部的专职串串约50人。当然,更多人是兼职,“那些跑摩的的、送盒饭的、旅馆拉客的都可能是,加起来约有150人。”

“串串”的江湖也是从无到有。“1997年,我开始在附近工作,当时只有10多人。但他们会在各大医院游走,现在专职、兼职加起来至少200人。”

不过,虽然“串串”规模不断扩大,但遇到严打时,生意也有差的时候。“从10月18日左右,国家卫计委巡查华西医院。院方管理力度加大,串串们的活动就没那么频繁了。”

收入

“每月七八千,一天最多能上千”

每天清晨,“串串”们从城市的各个角落奔向华西医院门诊部外的挂号处。“凌晨四五点钟就要起床,六点左右就得守在那里。因为那时会有来自各地的患者开始排队挂号。”吴伟说,“一般患者并不清楚医院的放号时间,有的嫌太早或在外地,就委托串串挂号。一般叫价200元,几乎是纯收入。”

“2005年,高峰时,我一天可以赚三四千。”守在自助挂号机旁的刘勇(化名)和吴伟相识。27岁的他,现在有了退出这一行的念头,“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不信我们了,一天最多能赚1000多元,每月七八千”。他已开始考虑找个稳定的工作。在吴伟口中的刘勇,“就是患者给他跑腿费,他算是提供挂号服务。”

但有些“串串”却是城市的毒瘤。“他们把山里来的、本来就没钱的患者骗到小诊所,开高价药,既增加了人家的负担,又延误了人家的治疗。”

“只要拉过去一个人,他们至少分50%,”吴伟说,每拉到一人,他们就能分到少则几百元多则一两千元的钱。

(原标题:成都“奇怪诊所”停业 在医院拉人“串串”被起底)

文章关键词: 成都串串

版权及免责声明:

本篇文章:成都奇怪诊所停业 深喉起底医院“串串”江湖 
本文链接:http://www.bazhongol.com/news/scxw/164129.htm 
内容搜集整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其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并且本站对内容资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请读者自行甄别。如因文章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发邮件到:2913978506@qq.com 进行删除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