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财经 妈妈 体育 家居 汽车 科技 游戏 房产 旅游 健康 女性 娱乐 教育 美食

快手直播火爆的背后:“双击666” 网红只当它是工具

2016年11月24日 15:57 来源:巴蜀在线整理报道 责编:阿福

“双击666”。

如果对这句口号感到陌生,说明你还没有用过“快手”——一款下载量3亿的超级短视频App。快手直播火爆的背后:各种喷子、骗子和炒作 网红只当它是工具。

“双击”就像进入快手世界的通关密语,它代表喜欢,关乎上“热门”机率,还有可能影响变现。

当你观赏一段短视频,“双击666”会以喊话、醒目粗体字等方式立体环绕你的感官,就像电视购物广告里重复着:赶快拿起电话,拨打40086***……

这未必符合开发者的初衷。快手官方曾表示,希望为普通人提供一个可以展示、记录生活的分享平台,官方只做“隐形的手”。

但在名利裹挟下,人性弱点也被放大。随意浏览快手热门区视频,上面既有记录龙凤胎日常的小镇母亲、晒满院玉米的农村大妈,又有所谓搞笑的“乡村非主流”低俗段子手、打着公益旗号靠直播敛财的伪善者以及吃死猪肉、吞灯泡等异物的奇葩男女。

继续下拉这幅长卷,你仍会看到不加滤镜的生活百态,但真正吸引眼球的,往往还是那些奇葩视频。

在很多人眼中,快手就像另一个平行的魔幻世界。它飞速成长,独立于主流视野之外。直到有一天,一篇名为《底层残酷物语——一个视频软件里的中国农村》的争议文章刷爆朋友圈,身处主流话语体之内的人群,方才注意到这款App。知乎上开始有网友讨论,快手为什么会火?那些低俗视频是否反映了三四线城市及广大农村的真实审美和精神面貌?

我们跟访了三位快手红人,试图了解他们的走红路径,看他们如何审视自己所置身的“虚拟江湖”,如何在其中重新自我定义,而平台、看客及商业力量,又是如何在推动这个“平行世界”运行。

上热门

“小伟成网红了。”初中同学在微信上感叹。他们记忆中的网瘾少年石神伟,现在上新闻、坐飞机,风光无限。

石神伟通过玩快手走红。他给自己起的网名叫“搬砖小伟”,认为这个名字接地气、喊起来亲切。

虽然年仅22岁,但石神伟已经在建筑工地干了6年,搬砖、砌墙、打混凝土,同统计部门数字中的5800多万建筑农民工一样,原本几乎没渠道被外界关注。

在部分人眼中,建筑农民工甚至比其他底层工作还要低一分。早先被人问起职业,石神伟总会有点自卑。而今,面对各路记者,他大方自称“屌丝”,觉得自己“不管学历、长相、家庭背景”,都比较符合这个概念。如果换种说法,那就是“底层”。

石神伟老家在湖北大冶,家里经济条件差,父母常年在外打工。自初二开始沉溺网游,学习成绩一落千丈,没能考上高中。

一个16岁的少年,拖着干瘦、不足一米七的身板,来到建筑工地。工友四五十岁的居多,他人前孤独,话极少,甚至在工头(亲大伯)面前,也是怯生生的。到工地的第二年,他从6米高的脚手架上踏空摔落,身上穿着的还是学校发的红色运动短裤。

但是在快手上,“搬砖小伟”是129万粉丝追捧的励志红人。他拍摄的工地健身视频,多时能达数百万次点击。

在快手,上“热门”是涨粉和提高曝光度的最主要途径。“搬砖小伟”第一次上“热门”是在今年3月,距他玩快手已有半年多。在福建泉州某寺庙在建天王殿的柱子旁,他用砖块架着手机,拍了一段倒立俯卧撑的视频。

快手直播

搬砖小伟在福建某工地健身。

说不清原由,这个视频一下火了,一分钟内涌进好多条评论。

突然得到大量关注,石神伟特别兴奋,“感觉好不一样”。那天他把手机带到工地,揣在裤兜里,方便干活时偷偷刷评论。

寺庙在山上,只有2G信号,他盯着评论一条条读下去,页面刷新一次要等一分钟。

利用工地脚手架健身四年,“搬砖小伟”从工友口中的“瘦猴子”,练出一身腱子肉。他尝试过将街头健身训练拍成视频,自学“会声会影”软件,做后期剪辑、配乐,再发到视频网站,点击量最多不过几千。

关注度和由此所带来的存在感,不是一个量级。

很多在现实中籍籍无名的快手用户,都经历过这种亢奋期。另一位在快手上拥有近60万粉丝的“Mr。亮叔叔”说,上第一个热门时,收获两万多条评论,他兴奋得整宿没睡觉,跟打了鸡血似的。

“Mr。亮叔叔”27岁,在工地当技术员,老家河北沧州农村。2014年冬天开始玩快手时,他就随便拍点生活日常,关注者寥寥,沉寂一年多。琢磨一番快手红人的成名路径后,他决定自学葫芦丝。刚开始,工友听了都嫌烦:吹这个有啥用?

作为初学者,“Mr。亮叔叔”吹葫芦丝的技巧不算娴熟,但这不妨碍他的视频上热门。

一名早年玩YY、之后转战快手的红人“我叫青松”总结:“一个普通农民,在YY上火不了,永远是游客。但在快手上可以(火)。”当时他刚在快手上做了半宿直播,睡眼惺忪,正坐在河北某宾馆大堂狠吸香烟。一提“快手”,这名红人的语调兴奋起来。

事实上,自2013年10月由GIF工具转型为短视频社交,“草根”便成为快手最鲜明的特质。

短视频鼻祖Vine以6秒创意视频引爆社交媒体后,国内UGC(用户生产内容)类短视频应用在2013年下半年至2014年初集中爆发。截至2016年3月,中国短视频市场活跃用户规模为3119万人,相比2014年短视频爆发的时候,增长了66.6%。

纵观目前排名靠前的短视频社交平台,因产品基因不同,用户群迥异:美拍依托美图导流,用户群以女性为主,且拥有大量明星用户;秒拍有微博“血统”,用户在一线城市分布广泛、受教育程度较高,且平台吸引众多PGC(专业生产内容)团队;小咖秀吸引了一批有表演欲望的娱乐化用户;而快手,脱胎于GIF工具,用户群多为草根,基本没有明星、大V。

有研究机构数据显示,快手用户中,77%为高中及以下学历(含在读学生)。地域分布上,用户以二三四线城市为主,乡镇农村用户占14.2%。

相比同类短视频App,快手门槛更低,其产品设计之简单,简直可以用粗放来形容:首页仅有“关注”“发现”“同城”三个观看选项,内容流按照发布时间排序。没推荐、没排行、没加V,也没有垂直分类,甚至直播也被隐藏在视频流中。即使粉丝达千万级的快手第一红人MC天佑,游客要想找到他,也只能靠搜索,然后从鱼龙混杂的满屏账号中,辨别出真身。

想自己拍一段?用户只要轻点右上角的摄像机图标,便开始记录。没有文艺到失真的滤镜可用,也没有复杂的剪辑功能。拍完,再一点,上传。

随手之作,也可能上热门。快手直播火爆的背后:各种喷子、骗子和炒作 网红只当它是工具。

快手官方宣称:社区没有小编(运营人员),热门作品的推荐完全基于算法,任何用户、任何作品都有机会,哪怕发布者只有一个粉丝。作品每获得一个赞(双击),都会进一步增加“热门”曝光率。

看起来,这是一个所有用户机会均等的世界。不论晒刚出锅粘豆包的农村大妈,还是讲搞笑段子的无业男青年,都有机会隔着手机屏幕,在世界的另一端找到拥趸。

想在快手上火起来,没有法律之外的限制,只要找准定位,并混搭“创意”。比如将工地脚手架与街头健身结合的“搬砖小伟”,迅速成为健身圈里的人气王;靠乡村题材与浮夸演技走红的快乐大婶“刘妈”,粉丝积累超过300万;也有人将自己塑造为混社会的“大哥”,剃青皮、露纹身、戴大金链子,自称某某社团。甚至有网友调侃:“自从有了快手,莫名多了很多‘黑社会’。”

在一个可供草根野蛮生长的虚拟江湖里,“重新定义自己”是一种巨大的诱惑。快手直播火爆的背后:各种喷子、骗子和炒作 网红只当它是工具。

(原标题:快手直播火爆的背后:各种喷子、骗子和炒作 网红只当它是工具)

文章关键词: 快手直播

版权及免责声明:

本篇文章:快手直播火爆的背后:“双击666” 网红只当它是工具 
本文链接:http://www.bazhongol.com/tech/digi/164809.htm 
内容搜集整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其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并且本站对内容资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请读者自行甄别。如因文章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发邮件到:2913978506@qq.com 进行删除处理,谢谢合作!